作为澳大利亚史上第一位华裔出身,并公开同性恋取向的外交部长,黄英贤已经创造了历史。然而,长着一张亚洲面孔的她,对中国的态度却异常强硬。上任短短一个月就三次访问南太平洋地区,语气里充满挑衅的她究竟意欲何为?曾担任气候部长却缺乏实绩,外交经验不足的她为何深受澳新任总理的信任?工党上台,中国和澳大利亚的外交关系会不会出现新变局?《凤凰大参考》节译彭博社文章,揭秘在新政局下,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外交博弈与两国关系走向。

作为第一位出生于亚洲,并公开同性恋取向的澳大利亚最高外交官,毫无疑问,黄英贤已经创造了历史。然而,现在摆在她面前的,是澳大利亚几十年来最困难的地缘政治挑战问题。

▎黄英贤(右一)和伴侣苏菲·阿洛维奇与女儿亚历珊德拉的照片。2002年入选参议院后,黄英贤便宣布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还曾被澳大利亚某杂志评为“全澳最励志的25名女同性恋者”之一。通过试管婴儿辅助手段,阿洛维奇于2011年和2015年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图/推特

5 月 23 日黄英贤正式就任澳大利亚外交部长。就在几天后,随着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澳大利亚附近的太平洋岛国开展访问,黄英贤也迅速前往了斐济。

今年53岁的黄英贤,具有着丰富的律师经验。她表示,澳大利亚的援助不会“带有附加条件条件,也不会带来难以支撑的财政负担。”—这句话被认为是在影射中国与世界各地发展中国家签订的协议。她还称,太平洋岛国的安全“需要由该地区来决定”。短短一周内,黄英贤在访问完斐济后,又在6月2日访问了另外两个太平洋岛国——汤加和萨摩亚。

▎6月2日,黄英贤访问萨摩亚,与萨摩亚国家元首图伊马莱阿利法诺会面。黄英贤宣布澳大利亚将与该国建立为期八年的“新伙伴关系”,并承诺为其建造一艘新的海上巡逻艇。黄英贤重申,澳大利亚致力于与邻国建立一个更强大的“太平洋大家庭”。斐济、萨摩亚、汤加同样在中国外长王毅的太平洋岛国之行的访问名单中

黄英贤挑衅的语气与中国官方的谨慎立场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左翼的安东尼·阿尔巴尼斯当选总理后,北京试图重启与澳大利亚的关系。但黄英贤的言论却为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埋下了种子。

2020年4月,在澳大利亚前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决定调查新冠疫情的源头后,中国和澳大利亚间本就已经很僵硬的关系更加恶化。双方的争论最终升级为中国对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征收关税,澳大利亚则对北京冬奥会施行“外交”。

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东亚部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麦克格雷格指出,在阿尔巴尼斯的领导下,北京不应期望与堪培拉的关系会出现新的曙光。新政府会做的,可能只是阻止关系进一步恶化罢了。

“与其说是重启,不如说是为两国关系设置一个底线,将其从自由落体的形势中解救出来,并降低公开争论的激烈程度。” 麦克格雷格说,“但这场游戏名为竞争。我们不会再回到往昔的状态。”

1968年,黄英贤出生在北临中国南海的加里曼丹岛的马来西亚境内。1976年,她8岁时,全家人搬到了澳大利亚并定居于阿德莱德。长大后,黄英贤考入阿德莱德大学,并加入了澳大利亚工党。

▎在阿德莱德,黄英贤(中)与弟弟是首批迁入当地的亚裔人士,因此长期被当地人视作异类,感受到了巨大的文化冲击。据说,黄英贤家的房子经常被人涂鸦,她在上下学途中甚至会被人辱骂、丢石头。糟糕的生活环境曾让她对自己的肤色和血统感到厌恶,有时她也会刻意“纠正”身边的同学,要称呼她的英文名“佩妮·黄”(Penny Wong),而不是她的中文名

在堪培拉任职期间,黄英贤经历过许多“第一次”。2007年她成为澳大利亚有史以来第一位气候部长。

随着全球变暖成为澳大利亚外交的关键问题之一,黄英贤可以有效利用(她在处理这一问题时的)相关经验。就任外交部长后,她在太平洋地区的第一次演讲中也特意提到了她曾担任过这一职务。

黄英贤在5月时曾表示,“我知道我们所有人都必须采取严肃行动来减少碳排放并推动经济转型,”她还补充道:“气候、新冠和战略竞争这三重问题将以全新的方式向我们发起挑战。”

在担任澳气候部长期间,黄英贤在推动气候变化议程方面遇到了重重困难。作为气候部长,她没能出台立法,限制澳大利亚的碳排放量,因此也引发了关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长达10年的争论。作为澳大利亚代表团的一员,她曾参加了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大会,而该会议未能就如何减少碳排放达成重要协议。

不过,工党未上台之前,身处反对派阵营中的黄英贤,曾因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对政府部长的“审问”,赢得了澳大利亚人的崇拜。从推特上一张照片可以看到,她在回答问题时眉毛高高扬起。《澳大利亚人报》曾这样描述这一幕:“一条高高蹙起的眉毛比整个长篇大论说得更多”。

黄英贤自我评价是一个外交政策现实主义者和财政保守主义者。她曾在朱莉娅·吉拉德政府中担任财政部长,并在2013年工党失去执政权后担任影子内阁贸易部长(编者注:影子内阁指的是在内阁制或议会制模式下,由反对党在选举前组建的一个非正式临时的内阁班子,如果在下届选举中反对党获胜,影子内阁就可以填补内阁权力真空,顺利接任。)。但从她的个人传记《黄英贤:激情与原则》可见,她一直都想成为一名外交部长。

在过去长达六年的影子外交部长任期内,她一直在为外交部长这一正式职位做准备,并频繁指责刚下台的莫里森政府将国家的国际关系政治化。黄英贤称,这位前领导人未能阻止所罗门群岛与中国签署安全条约,是澳大利亚自二战以来最大的外交政策失败。

▎当地时间2022年5月26日,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在霍尼亚拉总理府会见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王毅外长近日强调,太平洋岛国都是主权独立国家,不是谁家的“后院”;都有权作出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做别人的附庸。图/中国外交部

但是也有许多人对工党,尤其是黄英贤批评指责,认为其外交政策与美国的(外交)目标过于一致。澳大利亚前工党总理保罗·基廷强烈批评黄英贤在2021年时,支持澳大利亚与英国和美国达成AUKUS安全协议,称她“了工党对澳大利亚战略自主权的传统立场。”

黄英贤对此回应表示,她在大多数议题上都同意这位前工党总理的意见,“但这个除外”。

她的党内批评者不仅仅是在政策上与她意见相左。在2022年的选举活动中,黄英贤为她曾指责已故参议员金伯利·基青因为没有孩子而无法理解气候危机的言论道歉,并对说她欺负基青的言论提出异议。

▎来自工党内不同派别的金伯利·基青(左)和黄英贤。3月时,基青因疑似心脏病发作而去世。图/ABC News

5月21日,澳大利亚工党历史性赢得大选的当晚,黄英贤喜气洋洋。当阿尔巴尼斯上台宣布他获得胜利时,是黄英贤宣读了阿尔巴尼斯的介绍词。他们一起在狂欢的人群面前,将紧握的双手高举至头顶。

▎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阿尔巴尼斯(左二)在赢得2022年总理大选后,与时任影子外交部长的黄英贤(左一)、他的妻子朱迪·海顿(右二)和儿子内森·阿尔巴尼斯(右一)一起登台庆祝。图/ EPA PIC

澳大利亚的新政府正面临着一系列国内问题,比如不断上升的通货膨胀和家庭负债率,阿尔巴尼斯可能会把澳大利亚的对外关系托付给黄英贤,而他则主要负责处理家门口的危机。

“他(阿尔巴尼斯)会非常依赖黄英贤”,“鉴于他们之间的信任和她的经历,他不会不愿意这样做”。几十年来,深研澳大利亚国家政治的堪培拉大学教授米歇尔·格拉坦这样说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